刘姥姥送特产,张道士献奇巧淫技,晴雯“招人厌弃,真是没文化”

文章附图

刘姥姥,张道士,晴雯,这三位红楼人物各代表着社会中的一个阶层,很有特点,有句话讲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”,想要做到在社会中游刃有余,了解一下这三个人,就能有不菲的收获,若刘姥姥与张道士是老江湖,那么晴雯就是糊涂又年轻的菜鸟小莽汉,她招人唾弃,是不是因为没文化?

先来看看刘姥姥送特产:


若论人情世故,这有生活的刘姥姥与贾府,除了身处不同的环境中以外,她的人情练达是可以与贾母比肩的,是红楼梦中首屈一指的佼佼者;刘姥姥身处困难中时,不是林黛玉的自怨自艾,不寻找改变,总在等待中失去自己该有的资格;刘姥姥也不是妙玉小市民的尊己卑人,没有她假清高的惺惺作态,没钱了就是没钱了,穷的揭不开锅,就是揭不开锅了,无需隐瞒,也无需做作,比起妙玉假装很有钱的样子去攀高枝儿,刘姥姥比她实在。

刘姥姥的魅力在于真实,受人点滴当涌泉相报,知遇之恩当一生牢记,这在刘姥姥身上有很深刻的体现,第一次进大观园,带着板儿,可怜孩子没见过世面,看到好吃的东西直流口水,刘姥姥是空手来的,这种真实,是很少有人能做到的,没有就是没有,穷的叮当响,我就是攀亲想讨个资助来了;第二次进大观园,带着庄稼人的收成,不管你贾府稀罕不稀罕,农产品土特产是生活的根源,有什么送什么,聊表心意,回报不在大小,都是一片真情实意,若说“贵人多忘事”那是因为自己不够贵,还是缺乏感恩的心!刘姥姥这特产送的真。

再来看看献奇巧淫技的张道士:


若说刘姥姥是人情练达,那么张道士就是世事洞明了,都说修道的人要清心寡欲,不强求,遵循自然随缘,那是一种灵魂的修为,但是问“谁能逃开饮食风尘?”很显然都是,去了仙界的神仙,已经不在这个世间了;道是一种文化,是一种知不足的给予,张道士可以说是贾府养着的门客,古代富贵人家都有这个做法,是不稀奇的,他借着宝玉的玉要去看,还要用盘子托着,这是一种人在路上对贵人的尊重;欣赏了人家的好东西,自然也要回赠,这就是世事常态了;

张道士对生活要求可能是粗糙的,但是对文房玩物却是精雕细琢的,他回馈了一盘子的奇巧淫技给贾母,贾母怪他奢侈了,都是什么“事事如意”“岁岁平安”皆是珠穿玉嵌,玉琢金缕,这些东西本身不值钱,可是这煞费苦心的工艺与寓意,匠心之独特,亦是贵的展现,贾宝玉不识货,要赏给穷人,张道士说了一句,好多人不爱听的真话“穷人要的是钱,这些东西根本把玩不了,反而失去了它该有的价值”,确实是这样的,还不要说社会不公平,处于贫困线上的人,还要求他饿着肚子去品味博物馆,那岂不是己所不欲强施于人,是有背自然道德的!



那么,晴雯呢,招人厌弃,是真没文化?


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入她的眼,她恨刘姥姥给穷人丢人,在她眼中那叫乞讨,她恨袭人可以近身伺候宝玉,获取与赵姨娘相同的待遇,她觉得自己比袭人好许多倍,袭人就是一条哈巴狗儿,除了讨好主子就没有一点儿能比得了她,所以她恨;张道士带着墨水儿的臭气,不配她病补雀金裘的全心与真诚;主子们写个字儿,画个画儿,就是大家闺秀了?我晴雯的风流灵巧,牙尖嘴利,心狠无情,试问,不比你们哪一个主子强?

晴雯骨子里仇视敌对这个世界,因为她觉这个世界待她不公平,她是唯一一个最委屈的人,她想把那些她自以为的花架子,都撕掉,撕毁一个算一个,她心中有多么厌弃这个世界,发完恨了,扇子撕了一地,她也就累了,临终前,把肚兜与贾宝玉作交换,亦是对自己的剖析,她所要诉说的是“世界其实很好,自己不要那么清楚就好了,若人人都像她一般,这个世界就真成了动物世界,只有厮杀冷血,而没有柔情接纳与胸怀!”那晴雯招人厌弃,是因为没文化吧!


那文化又是什么?是前程,是赚钱的工具,是装裱自我的外套,都不是“文化是植根于内心的修养;无需提醒的自觉;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;为别人着想的善良。 ”她若早明白何至于,芳魂早逝呢?她的天赋,是完全能活出更好的自己的!